2022年,金融业能为中国经济做这五件事

中新财经12月31日电 (记者 夏宾)2022年将至,为明年经济工作定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聚焦金融业作出系列部署。新的一年,金融业能为中国经济做什么?“中

  中新财经12月31日电 (记者 夏宾)2022年将至,为明年经济工作定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聚焦金融业作出系列部署。

  新的一年,金融业能为中国经济做什么?“中新财经2021年会”云对话之“金融业守正创新”近日举行,多位与会嘉宾给出了答案。

  支持小微企业

  小微企业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不言而喻,但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此类企业确实有着较高风险或不确定性。如何在管控风险和支持发展之间做好平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认为,应看到小微企业真正的价值实际上是进入由大企业构筑的经济生态中。其价值不在于自己本身有多强,而在于深深地嵌入供应链中,在经济循环中提供其所能提供的商品、服务等,而很多供应链金融能为企业良性循环提供良好资金支持。

  对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陈道富表示,这是因为没有发现或真正看到企业价值,同时中小企业也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真正的认可和信任。

  他表示,政府在用各种政策帮助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时,能够获得相对低的成本。同时,也需要通过供应链、数字化,利用中介机构发挥赋能作用,使得金融能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在共同成长过程中,使得金融和产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能实现更好的价值创造和财富创造过程。

  积极做好布局

  当中国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在“稳”字当头的要求下,金融业能有哪些贡献?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直言,要看清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和未来发展大局,观察拉动经济的重要抓手,地理方面会更加注重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建设,产业方面会更加重视硬科技投入,所以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讲,一方面要做好地理上的布局,另外一方面要做好产业上的布局。

  “不要人云亦云,不要随大流。”陆挺还提到,既要抓住“双碳”机会,布局好新能源等热点行业,但也要避免把长期目标短期化。要审时度势,不要陷入泡沫,中国目前仍是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

  此外,陆挺表示,当一些板块出现恐慌的时候,需要抓住机会。如此,不仅金融企业能从中获利,也能够给经济托底,例如证券公司、投行应积极参与并购,让房地产行业能软着陆。

  应对风险隐患

  防范风险要求“精准拆弹”,明年中国金融行业有哪些隐患需要引起重视?

  南开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指出,近年来中国金融风险处置工作卓有成效,如利率高企、债券代持、股市炒作、股票质押、担保链、P2P、民间数字货币等问题,都被精准拆弹、一一化解,但目前仍有四个潜在金融风险隐患。

  一是潜在的国际金融危机传染风险。中国要明确大国地位,明确国内大循环的现实性和可能性,管理好预期,稳定住信心,防范可能来自国外的风险传播。

  第二是房地产市场风险。一些房地产企业目前销售不畅,现金流出现问题,这种情况需要统筹应对。如果只是个别企业,应该遵循市场规律,如果是出现了行业性问题,那就一定要严肃对待。

  第三是部分中小银行风险。如果存在风险的中小银行能够被更好的银行进行收购兼并,能更好地重组资产,不仅可以避免危机,而且还可成为银行业调整行业结构的契机。

  第四是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应对风险。地方政府确实存在较大负债,应对时要自信也要自律,就意味着不能将债务风险问题不断积累,同时做好财务管理。若能将财务管理好,将现金流配置好,地方政府风险并不大。

  发力“双碳”目标

  在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金融能发挥哪些作用?陈道富指出,目前有三方面可以着力。

  第一,低碳绿色发展投资需求规模非常庞大,各方对金融业的支持力度抱有期待。陈道富说,金融业在服务一个行业发展过程中,有自己一套成熟的方法,金融业服务“双碳”或绿色发展首先会着眼于为了实现这些目标而进行的增量投资领域。

  第二,金融业可提供更好的激励约束机制,来引导社会现有行为变得更加绿色环保。陈道富举例称,现在股权投资市场都在倡导ESG投资,包括绿色债券、绿色贷款。央行也设计了专门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工具,引导社会更加重视绿色和低碳环保发展。

  第三,针对碳交易市场,金融能发挥一定作用。陈道富认为,中国现在已成立碳交易所,为碳配额更有效地分配提供了交易场所。金融可以通过市场协调机制,来平衡环保和经济效率之间的关系。

  投身共同富裕

  对于共同富裕,陆挺认为,一定要防范长期目标被短期化,“持久战”变成“突击战”,要注重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不能急躁冒进。

  金融业如何为共同富裕“让利”?陆挺称,这个问题应辩证看待。首先,要让以法治为基础的市场机制去做好资源配置,绝大部分金融企业应遵循市场规律,主要工作就是把“蛋糕”做好。

  从金融监管机构角度看,陆挺认为应做好监管,不能让一些金融机构“胡来”,例如搞非法集资、庞氏骗局等。应该建立很好的监管框架,鼓励金融企业去竞争,如此也有利于降低金融中间的各种交易成本。

  从开发性金融角度看,要考虑到国家战略,不应与民争利,不和市场化金融机构竞争。但在市场达不到的地方,比如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担保补贴等,开发性金融应扮演更重要作用。

  陆挺还提到,促进共同富裕要充分利用好金融科技,做好供应链金融,利用大数据更加高效地使用抵押品,或在没有固定资产作为抵押品的情况下,使用流动资产、声誉等无形资产,更好、更便捷地为广大中小企业和消费者服务。“在金融行业谈共同富裕,不是说‘让利’,而是要‘双赢’。”(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