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视角看晚清 德国记者《1898年的夏日》中译本首发

北京1月6日电 (记者 应妮)1898年,德国《法兰克福报》记者保罗·戈德曼受报社指派来到了中国,专程对中国的经济、军事、司法等进行考察。他从香港登陆,经广州

  北京1月6日电 (记者 应妮)1898年,德国《法兰克福报》记者保罗·戈德曼受报社指派来到了中国,专程对中国的经济、军事、司法等进行考察。他从香港登陆,经广州、上海深入中国腹地汉口、武昌、胶州、天津、北京,采访了李鸿章、荣禄、陈季同、广东总督秘书兼厘金局局长、上海道台等晚清人物。

  记录保罗·戈德曼这场中国之行的《1898年的夏日:一个德国记者的中国观察》,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也是该书首次出版中译本。作为外国人探访中国的历史记录,该书具有不可替代的史料价值。通过富有现场感的“他者”视角,读者可感受晚清帝国在艰难危局中转型的重要历史细节,进而看到清末中国社会的鲜活风貌。

  保罗·戈德曼1865年1月生于德国布雷斯劳市(现为波兰弗罗茨瓦夫市),1935年9月在维也纳去世,奥地利及德国新闻工作者、旅行作家、戏剧评论家、翻译。1892年至1902年,他在布鲁塞尔,巴黎和中国担任《法兰克福报》的记者。1898年3月,清政府与德国签订了《胶澳租借条约》。4月,保罗·戈德曼受报社指派对中国进行采访。

  戈德曼从意大利热亚那港出发,穿越地中海,经由埃及、苏伊士运河、亚丁湾,远航至欧洲式东方新城——新加坡。而后,他从香港登陆,经广州、上海,一直深入中国腹地,进行详尽考察。途中,他先后采访了时任广东总督秘书兼厘金局长王存善、上海道台蔡钧。从上海又沿长江乘船而下,在镇江、汉口、武昌等地停留。在汉口,戈德曼参观了欧洲在中国内地建立的商业机构与修道院。在武昌,考察了湖广总督张之洞所聘德国教官主持训练的新式军队。在胶州湾的青岛、威海、芝罘(烟台)等地,深入探访了刚刚纳入德国租界的胶州地区。

  戈德曼此行所见到的中国近代史人物颇多。在烟台,他与原清政府驻欧洲外交官陈季同相遇。这是一位曾在欧洲大力推广中国文化的近代史重要人物。在天津,他采访了清政府的陆军总领、直隶总督荣禄。在北京,他拜访了刚刚下野的李鸿章。

  他记下的目睹所见,有助于今天的读者了解19世纪末沿途城市的风光风貌以及中国社会的面貌。同时,他以记者的敏锐和作家的文笔,记录下香港、广州、上海、汉口、武昌、胶州、天津、北京等晚清城市的风情,颇有画面感,很容易让人想起中国近代著名的新闻、风俗画家吴友如的画。尤为可贵的是,在书中,戈德曼对他所接触到的中国人民的勤劳、勇敢、智慧给予了高度肯定。他当时曾预言:上海会以数十年的努力,成为东方一座伟大的城市。这个预言后来成为现实。

  在书中,他还以记者的客观视角披露了最初中国铁路规划过程中,欧洲列强资本竞争的内幕,以及中国经济与欧洲经济相融相斥的情况和列强之间的利益纷争。通过与清政府不同级别官员的互动,他记录下清末官员对改革和与西方合作的不同主张,以及民间对这种主张的不同反应。

  保罗·戈德曼在中国的这段采访记录,观察细微,文笔优美,对中国民间和中国老百姓的认可度也很高。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难能可贵。时隔百年,这本书能够被发现、翻译、出版,也是有意义、有价值的。甚至有网友将这本书的历史价值与《马可波罗游记》、与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相比较,认为是外国人写中国的图书中的佼佼者。

  著名作家唐浩明评论:“这既是一本历史书,也是一本文学书,有清晰的社会风貌,也有鲜活的历史场景。通过外国记者的眼睛,普通读者可以看到1898年的风情与故事,专业读者则可以验证某些史料和细节的真实。”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戴海斌则认为,“19世纪末德国《法兰克福报》记者的中国之行,记录了晚清通商口岸城市社会风貌的方方面面,也给今人留下了李鸿章、张之洞、荣禄、谭钟麟、蔡钧、王存善等人物的时代剪影,为我们了解‘近代中国’打开一双‘异域之眼’。”(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