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滑雪新锐酝酿大动静

  顶流滑雪新锐酝酿大动静  男子单板选手苏翊鸣首次亮相就晋级决赛 谷爱凌今日冲击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决赛资格  2月6日,中国两位滑雪新锐在北京冬奥会上整出了“

  顶流滑雪新锐酝酿大动静

  男子单板选手苏翊鸣首次亮相就晋级决赛 谷爱凌今日冲击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决赛资格

  2月6日,中国两位滑雪新锐在北京冬奥会上整出了“动静”。男子单板选手、17岁的苏翊鸣首次亮相就一鸣惊人,以第一名的身份晋级男子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项目决赛;在首钢大跳台,18岁的谷爱凌在训练中状态出色,7日上午她将亮相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预赛,向决赛资格发起冲击。可以说,这两位“顶流”新锐在北京冬奥会每往前进一步,对中国滑雪来说,都是“大动静”。

  苏翊鸣:冬奥奖牌是最好成人礼

  7年前,在电影《智取威虎山》里,10岁的苏翊鸣扮演的角色小栓子让人印象深刻。7年后的他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在《智取威虎山》里,小栓子滑的是双板,如今的苏翊鸣则踏着单板在雪地上飞跃。

  单板热吸引小栓子“改行”

  近年随着中国喊出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中国人玩滑雪的家庭与日俱增,男子单板滑雪运动也日益深入人心。单板运动的酷炫特性,也吸引苏翊鸣从双板改换门庭,全身心投入单板运动。可以说,如今苏翊鸣站上坡面障碍技巧的赛场,就是中国滑雪群众基础日益雄厚的体现。

  冬奥会毕竟是冰雪运动的最高殿堂。一个选手是否有实力,需要在冬奥会的赛场上拿出成绩说话。本次比赛在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举行,众多名将都是通过本赛季多站世界杯的积分晋级。苏翊鸣在本赛季表现出色,不仅在大跳台项目上解锁了内转1980度抓板这一超高难度动作,也提升了自己副项坡面障碍技巧上的实力,顺利拿到了冬奥会资格。

  以第一名成绩晋级决赛

  本次北京冬奥会,苏翊鸣虽然是主场作战,其实并没有提前试滑训练的优待。根据国际奥委会和国际雪联规则,参赛运动员在开赛前一周才公布坡面障碍技巧的赛道,选手们需要按照赛道图片先想象自己的动作,直到试滑时才能真正感受赛道。这给所有选手提出更高的要求。

  苏翊鸣在预赛第28位出场。17岁的小将原本不被看好,毕竟他的主项是大跳台,但苏翊鸣一鸣惊人,首轮在道具区的动作就不同凡响。来到跳台区,苏翊鸣先是正脚1440度成功完成,之后的跳台完成了内转1260度动作,在最后的大跳台苏翊鸣完成1620度动作(三周空翻转体1620度),这一完美的表现征服评委,取得86.80分排名预赛第一。

  在第二轮资格赛中,尽管多位名将发挥失常,苏翊鸣依然动作流畅。虽然在第二轮滑行中出现一次失误,但还是做成了第二个1620度动作。他也是资格赛中唯一两次成功完成1620度动作的选手,就此以第一名晋级。

  期待奥运奖牌做成人礼

  苏翊鸣带给中国滑雪迷的惊喜,还远不止最高分这一个点。苏翊鸣在坡面障碍技巧赛道具区不仅展示出超高的难度编排,更展示出舍我其谁的霸气和放松。2月18日是苏翊鸣18岁的生日,在本届冬奥会报名参加坡面障碍和大跳台的苏翊鸣,希望用奥运会奖牌作为自己的最好成人礼。

  赛后,苏翊鸣表示,自己在预赛中非常放松。“我在比赛中就是专注地完成动作,不会有太多杂念,尽自己最大努力为国争光。”谈到自己的奥运首秀,苏翊鸣表示,他感受到了主场作战的那份动力,而且自己还可以表现得更好。“第二趟落得太远没能站住,希望明天能把问题解决好,去完成自己最好的一趟。”

  对于爱徒的发挥,日本外教佐藤康弘坦言,苏翊鸣具备了争夺奖牌的能力。“苏翊鸣在这个项目里稳居世界前10名,甚至有很大的潜力在冬奥会坡障比赛里登上领奖台。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对坡面障碍技巧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训练,尝试了很多不同的难度动作。”佐藤康弘还透露,苏翊鸣的心态很成熟,甚至像30多岁的人。

  对于教练的评价,苏翊鸣表示,“我是一个很喜欢思考的人,喜欢自己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当克服一个个困难时,我是特别有成就感的,也特别开心,特别享受这个感觉。”

  2月18日是苏翊鸣18岁的生日,在被问到准备用什么方式迎来成人礼,苏翊鸣说,在冬奥会期间,这个生日对自己来说很特殊。“我希望自己能够享受比赛,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争取给自己一份最好的18岁生日礼物。”可以说,苏翊鸣已经准备好要在冬奥会的这个项目里做出成绩了。

  谷爱凌:低调迎接各路高手挑战

  和苏翊鸣不同,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前,谷爱凌和团队的头等大事,就是努力降低自身的热度。作为中国冬奥军团的焦点人物,谷爱凌全力保持低调,希望以清醒的头脑面对冬奥会三个项目中各路高手的挑战。

  主动“隐身” 专注训练

  早在本次冬奥会前的世界杯赛中,谷爱凌完美发挥,已经让她成为中国观众心中的奥运会夺牌大热门。有媒体提前将谷爱凌定为三个项目的金牌热门,这推高了谷爱凌在大众中的热度,也带来不小压力。

  为此,谷爱凌努力在北京冬奥会开赛前后,从媒体面前隐身。

  谷爱凌当然在训练。2月7日上午她将迎来自己冬奥会第一个项目,自由式滑雪大跳台的预赛。连日来谷爱凌和队友与其他选手一起,抵达大跳台进行了适应性训练。在结束训练后,谷爱凌也罕见地没有接受媒体采访,只是在听到媒体记者为她加油时,回了一句“谢谢”。

  状态不错 期待比赛

  在女子自由式滑雪大跳台的预赛前,参赛选手都有两天的适应场地的训练机会。在两天的训练中,谷爱凌状态不错,也提升了信心。

  6日一早,谷爱凌早上抵达了首钢大跳台,一直训练到中午。再次在大跳台完成了训练,之后谷爱凌以不错的心情接受了采访。赛后她对媒体表示,自己状态不错,还好好夸了夸美丽的首钢滑雪大跳台。

  谷爱凌表示:“首钢大跳台特别棒,大家今天训练的情绪都特别高,大跳台建造的非常好,为了北京冬奥会,北京建造了特别棒的滑雪设施,大家都非常感激。今天的训练感觉也很好,我很期待7日的资格赛。“

  登大跳台领奖台有难度

  本赛季谷爱凌在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项目取得突破,首次荣获世界杯金牌。但在她的三个冬奥参赛项目中,大跳台是她的相对弱项,想登上领奖台有不小难度。

  谷爱凌是首次亮相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同样首次纳入冬奥会项目。这个项目中,瑞士名将格雷莫被誉为大跳台之王,她在2020年9月和2021年1月两次完成倒滑前空翻两周1440度这一高难度动作。现世界第一的法国选手泰斯·莱蒂克斯同样手握高难度动作,在1月21日的世界极限运动会女子大跳台比赛中,她成功挑战了转体1620度超高难度动作最终夺冠。

  另一方面,谷爱凌一直通过大跳台的练习,提升自己在坡面障碍上的实力。本赛季她也确实通过三个项目的训练和参赛增长了实力。相信低调又张扬的谷爱凌会给中国冰雪运动增添惊喜。

  本组文/本报记者 褚鹏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