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能让普通人得到抚慰

  编剧王海鸰谈央视现实题材热播剧幕后创作  《人世间》能让普通人得到抚慰  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和爱奇艺播出的新春大剧《人世间》,以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脉络

  编剧王海鸰谈央视现实题材热播剧幕后创作

  《人世间》能让普通人得到抚慰

  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和爱奇艺播出的新春大剧《人世间》,以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脉络,带领观众重温50年中国百姓生活史,引发了一波“回忆杀”。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该剧的编剧王海鸰,就观众热议的剧情和剧中人物一探究竟。

  初印象

  原创小说中小人物

  让王海鸰有所感触

  《人世间》是由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驾马车”联合推出的现实题材当代大剧。在小说出版初期,腾讯影业与李路导演共同选择决定拍摄,并获得了《人世间》长达8年的影视改编权。

  这部电视剧的出品人,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程武曾提到:“能获得梁老师的版权授权,深感肩上的责任和重担,我们会联合最优质的创作力量,共同打造一部兼具收视和社会影响力的现实题材力作。”

  当导演兼总制片人李路决定将小说《人世间》搬上荧屏时,陈道明和周梅森推荐的编剧人选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人——久未露面的王海鸰。编剧王海鸰过往专心情感领域耕耘,《中国式离婚》《牵手》《新结婚时代》《大校的女儿》等电视剧为其赢得“中国婚姻第一写手”美誉;而出自梁晓声之手的原创小说《人世间》,当年高票获选茅盾文学奖,作品主旨是为底层民众呐喊。面对这样一部以“钢铁铅灰色”为底色的作品、面对不熟悉的时代洪流中东北普通民众的生活,王海鸰最强烈的感受是:“这些小人物,即使在动荡的年代,却始终如一保持着善良的底色。”于是,一向不愿意改编作品的她说,“我想试一试”。

  谈创作

  严肃文学和戏剧做到

  真正融合才是好剧本

  北青报:是什么原因促成您接手《人世间》的创作?

  王海鸰:原著小说主旨是为生活在底层的人们呐喊,为他们说话,这个主旨我是认同的。同时梁晓声写的年代是我亲历的,我跟周秉昆是同龄人。当然,我和导演团队互相面试时,我对小说也是有看法的:呐喊是对的,但是只呐喊是不对的。我跟导演表达我的想法,小说色调是钢铁色,给人坚韧、顽强的感受,同时也很沉重;而我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则希望看到明亮温暖。任何一段生活,都会有两面性,生活在同一个整体里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对此,导演团队一拍即合,他们也希望全剧给人以充满希望和温暖的感受。达成了共识之后,就决定签合同。

  北青报:改编过程中除了调亮小说色调,最大的难度是什么?

  王海鸰:小说《人世间》是纯正的严肃文学,严肃文学最大的特点是写人,没有过多的故事和戏剧性;而剧本除了要把所有的心理活动、描述都外化,最重要的就是戏剧性、故事性,要有巧合、起伏、波折。我的观念是戏剧和小说真正地融合才是好的剧本。只有戏剧就只有骨骼,只有文学就只有血肉。

  另外,小说是作家个人对生活刻骨铭心的一段描写,真正的“人世间”也要有精英、官员、企业家、知识分子、政府的影子等等,所以要做加减。

  北青报:原著主要描写东北工人一家人的生活,您之前对这样一个群体有了解吗?

  王海鸰:不了解,我是第一次这么真切地看到这群人的生活。正因为不了解,给我的震撼也很大,这帮人这么穷,这么苦,依然能够生存下去,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一部分小说写得非常扎实,也很生动。

  北青报:改编对哪些情节或人物进行了颠覆性的调整?

  王海鸰:小说中有一个叫骆士宾的,那个人物本来不算好人,到南方赚了点钱,是一个大款一样的人物,我把这个人物改成了一个企业家。

  谈角色

  周秉昆令人“意难平”

  平民写好了也会得到认同

  北青报:雷佳音扮演的周秉昆一生扎根在底层,但电视剧观众可能更期待一个最终“逆袭”的男主角。您觉得让一个令人“意难平”的角色统领一部将近60集的鸿篇巨制,他的独特价值或者可爱之处究竟在哪儿?

  王海鸰:周秉昆的终极生活目标就是把他的小家搞好,他为父母、妻儿付出的最多。尽管他也有大段的委屈哭诉,“就我最没出息”——现在主流价值只认可塔尖上的人,不认可凡人,他也受这种观念影响,认为大哥是会为老百姓谋划的人,大哥是关心大家,而关心小家的自己不能做大事,自惭形秽。但事实上,是他的性格决定了命运。

  我觉得健康的生活方式就是关心自己,关心他人,关心小家,关心大家,或者你不关心大家,但是你要有一定的道德水准,这才是儒家文化,中华道德文明的一种传承,过去我们有点偏了。我个人认为,以现在我们国家的开放程度,周秉昆的价值观应该被大家所接受,而且所有活得挺滋润的普通人,应该从中得到抚慰。不是所有人生都要开挂,那样毕竟是少数,我们都是大多数人中的一个。平凡人生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不见得是为人类做了多少贡献,我为我的小家做了贡献,等于为大家做了贡献,没有小家就没有大家。

  雷佳音演得很好,我相信他的这种质朴、可爱,会使收看这部剧的观众欣慰。谁都愿意看英雄,但我认为人是相通的,平民写好了,写出人性深刻的东西,与观众的关注对接,也会得到认同。

  与演员殷桃微信互动

  “共同创作”郑娟一角

  北青报:一个是自由独立女性,一个是传统贤妻良母,您如何评价宋佳和殷桃扮演的两位女性角色?是将其作为对照来写的吗?

  王海鸰:没有做对比,这两个人物宋佳扮演的周蓉属于改编比较大的,但是没有颠覆。小说写她到法国十多年,在戏剧结构上单独描写她在法国,技术上通不过,再有行为我也不认同。还是把底色调整一下,作为正常的知识分子去写,稍微有点任性、傲骄。有一个剧情是因为要分房子,周蓉给别人送礼,结果人家收了礼没有给她分房子,她跑回去把礼物要回来了。这种人物现实中特别多,我姐姐也是这种人,她也是为了她儿子送礼,后来又要回来了,她说不能“助纣为虐”。这种人挺好写,写周蓉不费劲。

  但是殷桃扮演的郑娟比较难写,这个人物离我太远了,她一辈子没有正式工作,为爱不顾死活,性格又柔又刚。

  殷桃在拍摄过程中,曾不断地给我发微信留言,和我讲她对这个角色的看法和建议,我觉得她说得都很对。演员有一个长处是:会全情投入地关注自己饰演的角色的人物线。而一个好演员全情投入后,是会对人物感同身受的,这是她作为演员的天赋。郑娟这个人物在剧本创作上难度是最大的,最终这个人物能写得很好,我们也是在共同创作。

  谈观感

  “倍速追剧”时代

  对创作者提出更高要求

  北青报:您过往的很多作品在电视台播出收视率非常高,如今更多年轻人习惯在互联网平台倍速追剧,靠细节抓人的作品会“吃亏”。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王海鸰:我也倍速看剧,最快用到三倍速。有些剧情节好,细节不好,让人想知道结局,就像通俗小说,我会直接翻到最后。这个现象对于创作者要求更高,没得选,想要观众不“倍速追剧”,只能靠作品质量。

  如果观众用两倍速度来看我的作品,肯定是写得不好是表达者的失败,因为你写东西又不是自娱自乐。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下次再努力,我也是在不断成长。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统筹/满羿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