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何以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

  美国何以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热点对话)  近日,美国国会下属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包括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在内的多个美国政府部

  美国何以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热点对话)

  近日,美国国会下属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报告称,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包括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在内的多个美国政府部门存在“重大的持续性缺陷”。

  该报告指出,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在多个领域的准备和响应工作中存在五大缺陷:为联邦政府、州政府、非政府合作伙伴等建立的角色和责任不够明确;收集的疫情数据不够完整全面;与主要合作伙伴和公众进行的沟通不够清晰一致;透明度不足且问责制度存在问题;对关键合作伙伴的能力和局限性了解不足。此外,该报告还向美国财政部、农业部等多个政府部门提出建议。专家分析认为,从该报告可以看出,美国政府抗疫能力存在明显短板。

  美国政府抗疫表现如何?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022年2月17日下午6时,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达到78257062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930247例。

  美国广播公司网站刊文称,尽管美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医疗体系,其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却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并且真实的死亡病例数很可能远远大于统计数据。美联社也指出,美国统计和报告每日新增病例数及升降情况的方法一直被视为“有瑕疵”,部分原因是这类数据主要包含经实验室检测确诊的病例,而真实感染病例数恐怕要高好几倍。

  韦宗友: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拜登政府虽然对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有所强化,但实际上,至少从2021年圣诞节之后,相关举措形同虚设。即便是一些政府官员,在公共场合也并未严格执行防疫措施,民众大规模聚集更是有增无减。

  同时,美国疫情暴发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层面始终没有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疫情跟踪和筛查机制,无法做到精准防控,这是导致美国国内疫情一波接一波扩散的原因之一。

  此外,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政府,在防疫时都未真正把重点放在科学上,而是基于各自的政治考量来做出政策决定。美国疫情失控到如今的程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国某些政客缺乏政治担当,只为自己的选票和政情考虑,无视民众的生命健康。

  龚 婷:美国政府问责局近日发布的报告,是该机构评估美国联邦政府部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表现的第9份报告,指出了联邦政府部门在多方面暴露的能力缺陷。

  例如,美国农业部下属的食品和营养服务局负责管理多个联邦营养援助计划,然而未能制定紧急情况下的营养援助计划,也未能向州和地方机构提供足够援助;美国财政部负责管理“紧急租赁援助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无力支付租金、水电费或其他费用的租户,但这项工作存在审查流程缺陷、工作效率较低等多重问题;美国国家税务局在处理企业税收减免返款时,耗时过长,截至2021年11月,平均耗时高达165天,远超《国内税收法典》和“关怀法案”所规定的90天期限。此外,美国政府问责局2007财年以来就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领导和协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提出115项改进建议,但后者仍未落实的改进项目高达72项。

  王 鹏:美国政府顶层缺乏推进政策落地执行的能力。尽管相较特朗普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拜登政府出台了一些有关抗疫的政策措施,但政令从白宫到各州、各行业,再到基层,存在一个传导、执行的链条。可以看到,拜登政府上台后,在共和、民主两党党争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下,很难形成如臂使指、有令必行的政策执行链。

  抗疫不力暴露哪些“美式痼疾”?

  疫情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美国政治极化、制度失灵、社会撕裂等诸多问题。《华盛顿邮报》指出,美国分散的权力体制,使得拜登政府在推行计划的过程中左右掣肘,受到来自各方势力的牵制。比如,“强制疫苗令”被最高法院禁止,“打击虚假信息”的呼吁也遭到共和党人的反对。种种力量的反复拉扯,为新冠病毒提供了一次又一次可乘之机。

  《今日美国》于2021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3/4的受访者认为,政治分歧导致美国政府对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萧条应对不力。同时,越来越多美国民众认为,政治极化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一大顽疾,正在严重削弱美国政府对重大事项的处理能力。

  龚 婷:拜登政府在美国深陷疫情危机时上台,将抗疫作为其执政的紧急和关键事项。在竞选期间,拜登曾批评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是“历史性失败”。然而,拜登就职美国总统之后,美国政府的抗疫表现并无明显改善。自2021年1月至今,美国不仅在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和病亡人数上一直高居全球榜首,而且又经历了两次疫情高峰。当前,最新一轮疫情高峰仍看不到拐点。

  美国一直标榜其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以及联邦和地方分权的所谓“优越性”,然而所谓“分权”已经异化为“分裂”。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政府往往缺乏统一、有效的领导能力和执行能力,部门与部门之间、联邦和地方之间各自为政、相互掣肘甚至推诿,低效成了常态,更难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同时,近年来,民粹主义兴起乃至泛滥,成为美西方政治的突出特点之一,更进一步催生反智主义。美国应对疫情时所暴露出的种种乱象,例如反对佩戴口罩、反对接种疫苗、坚持社交聚集等,都是民粹主义和反智主义的集中体现。这种乱象往往打着“民主”的旗号,试图自证其“合法性”,实质则进一步暴露了“美式民主”的根源性痼疾。

  韦宗友:美国联邦政府“三权分立”的另一面,是相互牵绊、相互掣肘,导致行政部门出台的抗疫政策往往在国会遭到来自共和党议员的反对,无法得到真正有效的落实。同时,美国两党内斗激烈,为了各自利益,将疫情政治化,把疫情作为两党斗争的工具,严重影响美国抗疫进程。两党围绕疫情相互扯皮,也导致越来越多美国民众对某些政客的言行日益不信任,对国内疫情扩散深感失望,进而对联邦政府或州政府出台的接种疫苗、居家隔离等措施采取不配合态度。

  王 鹏:美国政府抗疫不力,暴露出美国政治体制存在的两方面问题:一是从白宫决策层到各州的决策执行链乏力;二是两党党争干预政策执行,在野党为了自身政治利益,实施干扰,从而使任何有可能给执政党带来“业绩”的政策不能得到有效实施。

  美国给全球抗疫进程带来哪些阻力?

  美国拥有全球最丰富的医疗资源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但其新冠确诊病例数和病亡人数均高居全球第一,这一巨大反差令人唏嘘。美媒评论称,美国抗疫失败严重拖了全球抗疫进程的后腿。

  更糟糕的是,沦为“最大抗疫失败国”的美国,没有反躬自省,反而沉迷于“甩锅”、推责,甚至动辄对别国指手画脚,成为全球抗疫合作的“绊脚石”。

  韦宗友:病毒不分国界,抗击疫情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作为医疗资源和科技实力都非常雄厚的国家,美国理应站出来承担更多责任,与世界各国一同应对挑战,然而美国并未做到。不仅如此,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美国政府持续“甩锅”,导致国际社会始终无法形成协调一致的抗疫合作机制。同时,美国政府一度施压世界卫生组织,使该组织在发挥作用时面临重重阻力。美国的种种行径恶化了国家之间的关系,导致以邻为壑的狭隘政策时有出现,破坏全球抗疫合力。如今,美国疫情持续蔓延,不仅对人民生命健康造成巨大威胁,而且也将影响全球生产和经济活动,给世界经济复苏造成巨大阻碍。

  龚 婷:出于国内政治目的,美国政府惯于“甩锅”,泼他国脏水,以期转移矛盾,掩盖自身抗疫不力的事实,大搞“溯源恐怖主义”就是其非常恶劣的表现之一。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美国一直炒作所谓“病毒溯源”,无视本土早在2019年12月就出现新冠病毒的科学证据,大肆鼓噪所谓“病毒溯源”,混淆国际舆论。在这一过程中,美国还频频针对反对“实验室泄漏论”的科学界人士进行政治打压。此外,美国开展的所谓“抗疫合作”,实质是换汤不换药的“美国优先”。例如,美国高调对外开展所谓“疫苗援助”,实际是在美国国内囤积了足够疫苗后的一场“政治秀”。全球抗疫需要国际社会团结合作、共同努力,而美国的所作所为与此背道而驰。

  王 鹏:美国的“甩锅”做法使国际社会无法形成有力有效的抗疫合作机制。现在,美国自身无力也无心在国际社会中发挥领导力,但又不允许其他国家发挥积极作用,处处作梗使坏,为了一己私利,破坏全球合作,产生严重负面影响。

严 瑜

严 瑜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