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家科创板公司券商跟投股份解禁 中信证券浮盈14.14亿元

本报记者 吴晓璐2月21日,神工股份、石头科技和百奥泰-U三家科创板公司上市满2周年,券商跟投股份迎来解禁。当日,2家公司的券商跟投股份浮盈,1家浮亏。据Wi

  本报记者 吴晓璐

  2月21日,神工股份、石头科技和百奥泰-U三家科创板公司上市满2周年,券商跟投股份迎来解禁。当日,2家公司的券商跟投股份浮盈,1家浮亏。

  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截至2月22日,已有89家科创板公司券商跟投股份锁定期结束,迎来解禁。据记者了解,部分券商已经在解禁后卖出。若以锁定终止日计算,解禁时89家科创板公司合计为跟投券商带来81.58亿元浮盈。但是,券商的盈亏差异较大。

  接受采访的专家认为,解禁后是否卖出,卖出比例多大,与券商对个股估值是否达到合理预期,以及阶段性资金需求情况等因素有关。科创板强制跟投机制,从源头压实保荐机构的责任,杜绝财务造假公司上市,有助于从源头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同时也提升了发行定价的效率及合理性。

  券商跟投盈亏现差异

  中信证券浮盈14.14亿元

  从公司角度来看,上述89家科创板公司中,77家在锁定终止日收盘价高于发行价,券商跟投股份为浮盈,12家公司锁定终止日收盘价低于发行价,跟投券商浮亏。其中29家公司给跟投券商带来的浮盈过亿元,而有3家公司跟投券商浮亏超过千万元。

  “解禁时券商跟投股份的盈亏,主要和发行时一级市场定价估值中枢,解禁后的二级市场大盘走势以及个股估值表现等因素有关。”华泰联合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张雷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保荐机构来看,不同保荐机构跟投的盈亏差异较大。记者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上述89家科创板公司涉及32家券商,以锁定终止日计算,其中29家券商的跟投解禁股份合计浮盈,3家浮亏。

  最大赢家为中信证券,其保荐的9家科创板公司跟投股份在解禁时均为盈利,合计浮盈14.14亿元,为保荐机构中浮盈最高。其次是国泰君安证券和中金公司,分别有6家和11家科创板公司跟投股份解禁,合计浮盈分别为9.72亿元和7.81亿元。其中,中金公司跟投的3家科创板公司解禁时浮亏。

  创金合信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宏观策略配置部总监魏凤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解禁时可能二级市场正处于调整时期,股价较低,持股浮亏,都是正常的现象,同时也体现了发行定价的市场化。

  强制跟投有助于

  提高发行定价效率及合理性

  “券商跟投股解禁后,如果减持,上市公司不会发布减持公告,可以在公司年报中看到是否被出售。”华兴源创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截至2月22日,科创板上市公司中,仅方邦股份发布2021年年报。公司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华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未变,即跟投券商解禁后并未减持。

  魏凤春认为,强制跟投其实是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初期的一个必要措施。科创板公司相对来说风险较高,预期收益与风险也是相匹配的。如果保荐机构都不看好该公司,不跟投,如何让广大投资者认可其推荐的上市公司。类似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在基金发行时同时认购,体现了自己未来有信心管理好基金。

  “科创板强制跟投是可以坚持的。”某券商投行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机构设置强制跟投机制,是为了给保荐机构一个约束力,使其勤勉尽责,确保保荐的企业没有财务造假。“如果保荐的企业有财务造假情况,保荐机构跟投也会产生较大亏损。所以,强制跟投会促使保荐机构尽职调查更加细心,尽量避开财务造假企业。”

  “另外,从定价环节来看,如果发行价定得过高,保荐机构跟投股份解禁后,也要面临亏损,从这个角度来看,保荐机构跟投也是一种价格约束。”上述投行人士进一步表示。

  张雷认为,强制跟投本质上是让承销券商用“真金白银”为发行人做背书,对投行的估值定价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从结果上来看,也提升了发行定价的效率及合理性。

  谈及未来科创板跟投机制,魏凤春表示,希望未来科创板不是强制跟投,而是保荐机构基于市场化的判断主动跟投,即看好公司长期成长价值、认为其保荐的公司未来升值空间较大而跟投,这是市场各方更乐于看到的。如果探索成功,将会在资本市场产生示范效应,形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市场化机制。(证券日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