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车队”彻底暴露西方之乱

  “自由车队”彻底暴露西方之乱(环球热点)  近期,加拿大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图为1月14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人们排队领取免费发放的新冠病毒检测套装。

  “自由车队”彻底暴露西方之乱(环球热点)

  近期,加拿大疫情仍在持续蔓延。图为1月14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人们排队领取免费发放的新冠病毒检测套装。邹 峥摄(新华社发)

  自今年1月以来,加拿大“自由车队”抗议示威活动引发的连锁效应持续至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示威者纷纷效仿。专家分析认为,“自由车队”示威活动蔓延多国,暴露出西方国家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社会治理短板,凸显了西方国家社会治理的失能、失效和失序。

  示威风波蔓延

  “自由车队”活动始于1月初,参与者主要是加拿大各地的卡车司机。最初,他们反对的是入境美国的司机必须接种新冠疫苗的强制令,后来逐渐演变成对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总理特鲁多“限制个人权利和自由的政策”的广泛抗议。

  2月6日,加拿大渥太华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2月12日,加拿大安大略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虽然政府采取了一些强制措施,但“自由车队”活动依然迅速蔓延到加拿大的10多个城市。

  2月12日,“自由车队”的卡车示威者动用车队和徒步等手段,“和平封锁”了加美南端长达6414公里的陆地边界上众多过境点,并与前来阻止的警察对峙。

  为平息“自由车队”示威活动,2月14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宣布启用《紧急状态法》。加拿大CTV新闻网报道,渥太华警方表示,2月19日,在对“自由车队”的清场行动期间,共逮捕了至少191人,拖走了76辆车。渥太华市议员、渥太华警务委员会主席伊莱·尚蒂里称:“我们已经夺回了我们的城市。”

  受加拿大“自由车队”示威活动启发,美国多地的卡车司机组建“人民车队”开展示威活动。据路透社、《洛杉矶时报》等报道,2月23日,美国一群卡车司机自阿德兰托出发,计划自西向东横穿全美,前往华盛顿,行程为期11天,预计跨越4000公里。此外,另有一支车队也于当天自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出发,驶向环绕华盛顿特区的环城快道。

  发泄不满情绪

  “‘自由车队’示威活动是加拿大工人阶层表达对政府疫情防控政策不满情绪爆发的结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张腾军对本报表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西方国家实施的疫情防控政策存在一个内在缺陷:一方面,他们试图与新冠病毒共存,通过尽可能放松的管控措施恢复生产生活;另一方面,他们又严重依赖疫苗,希望通过进一步增加疫苗接种率实现全民免疫的效果。

  加拿大“自由车队”示威活动得到美国右翼势力和媒体的高度支持。据美国自由派监督机构“美国媒体事务”统计,1月18日到2月10日期间,福克斯新闻频道为“自由车队”投入了长达10小时8分钟的播出时间。据加拿大电视网对国际众筹平台分析,支持加拿大抗议活动而捐赠的资金大约一半来源于美国。

  社交媒体也为“自由车队”示威活动推波助澜。加拿大和美国的反疫苗组织和右翼势力,借助网络平台与现实世界相结合的方式,使原本由卡车司机发起的“自由车队”示威活动变得越发复杂,其外溢效应更是波及多国。美国“Slate”新闻网称:“这场运动背后不乏右翼媒体、极端分子和阴谋论者的推动。这股风潮蔓延到了法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美国似乎是下一个。”

  加剧社会撕裂

  “‘自由车队’示威活动对有关国家的社会治理带来巨大挑战。”张腾军认为,一是示威运动往往伴随着打砸抢等暴力活动,有可能导致社会在更大范围陷入持续动荡,增加各国的社会治理成本;二是示威活动加剧了西方国家内部各群体之间观念上的极化和撕裂,更不利于未来的疫情防控;三是从经济层面来看,示威活动严重冲击跨国贸易,对相关国家经济复苏造成更大的压力和损失。

  “‘自由车队’示威活动凸显了西方国家社会治理的失能、失效和失序,进一步暴露了西方政治制度的根本性缺陷。缺乏足够有效的执行力和治理能力,是掣肘整个西方国家内部治理的一个关键因素。”张腾军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西方国家反对抗疫管制措施和抵抗疫苗接种的游行示威活动此起彼伏,加拿大“自由车队”运动只是此类示威活动延伸出的一个变体。无论疫情结束与否,西方国家如果不从如何弥合社会撕裂的问题上进行追根溯源式反思,类似“自由车队”的示威活动还会发生,而社会治理层面的失能、失效和失序问题将更难根治。

  贾平凡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